兰花想喝奶茶提示您:看后求收藏(txt小说网www.laicican.org),接着再看更方便。

叶慎送走了韩悦,有些懒懒的靠在榻上。

韩熙依旧单膝跪在他床前。

叶慎侧过脸,语气温和:“公子起吧。”

韩熙再有不好,也从没想过真的离弃了他。

他也不奢求旁的,韩熙若是自觉亏了他,应该会慢慢地补回来。

就如同当年他被罚回家,韩熙再不曾提过要他回家的话。

他被韩熙管教惯了,天长日久,已经知道自己的荣辱还要靠着韩熙。

不说别的,若是韩熙在这半年起了停妻再娶的心思,或是磋磨得再厉害一点,他这条命多半也交代了。

“阿慎。”韩熙低下头,微微吻了吻他的指尖,语气低沉:“……我抱你去吃饭。”

说着,他的手就环上了叶慎的腰。

熟悉的香气萦绕在鼻端,叶慎向来抗拒不了他,腰肢已经软在他怀里。

分明不曾被他在床上调教过。

韩熙摸着他微微发抖的腰肢,生出些悔意。

他罚得太重了。

他微微红了眼,吻上怀中人俊秀的眉眼。

“公子……”叶慎难耐地低吟一声,有半年了。

他再没有用这种语气求过韩熙。

韩熙要罚他,自不许他哭闹。

更不敢求一句。

“乖 。”韩熙哄着他,慢慢地与他唇齿相接,叶慎喘得厉害,已经被弄出了泪光。

韩熙的手慢慢攥住了他的乳头,轻柔地挑逗起来。

“嗯……”叶慎情不自禁,扬起脖颈,便被韩熙轻轻的拍了拍。

巴掌轻轻打在他白嫩的颈上。

叶慎半闭着眼,睫毛微微颤动。

他几乎疑心韩熙是打在他屁股上,不然为什么只一两次,便能叫他羞愧难当。

“夫君……”他受不住这样轻慢的巴掌,伸手攀了韩熙的腰,软软求饶:“饶了奴吧……”

韩熙低低笑出声来。

他这一笑,连脸上都带出温柔神色,仿若春风拂面。

“这会子,受不住,倒不喊公子了。”他按了按叶慎早已绵软的腰,翻过来一巴掌抽在他屁股上:“可知道以后该喊什么了?”

“唔……夫君……夫君……”叶慎见他掴屁股,很自觉地跪趴起来,乖乖的撅高送到他眼前:“请夫君责罚……”

“呵。”韩熙看他乖,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观花匪尽

观花匪尽

燕婉余求
短篇。1v1修仙背景的419事件。观棋不语真君子,观花匪尽旧风流。男主角se套用从前有座灵剑山的配角军皇山项梁。原本打算写,柔弱法修少nv为ai混进武道门派追首席,想到最近在本站本站上读到太多言情小说,索x单纯改成无剧情419以慰诸位。鞠躬。
言情 连载 1万字
张小小和张晓晓的忧郁

张小小和张晓晓的忧郁

侍卫长
张小小很忧鬱,因为他的世界观就在今天莫名其妙的碎了一地 当他习惯性的到超市买上了1个星期的乾粮,提着两袋子准备出门的时候,肆虐的狂风裹挟着白色的火焰从天而降 时,只有2个字能形容当时他的心情了 [卧槽!] 睁开眼睛,张小小看着熟悉的天花板 [什么啊,是梦啊]如果是梦的话,这也太恶劣了,那种全身被灼烧至灰烬的痛苦,让他质疑着自己为什么没有因 此而失忆 不过一切都过去了,张小小伸了伸懒腰 然而双手伸到
言情 连载 1万字
我在末世当厨神

我在末世当厨神

纯爱必胜牛头人!
一个作者晚饭没吃饿了就胡思乱想出的非常随便的故事 装惨扮乖年下攻x一心吃饭划水受 > 我,楚阙,有一个非常古言的名字,爱好是看小说。被一本末世种马文雷得里嫩外焦后,操蛋地穿越了,希望下次看小说渡雷劫能把我劈去修仙。 ……我记得我看的那篇是种马文啊?现在的剧情走向怎么变成晋江纯爱了?啊?
言情 连载 0万字
一分钟恋人

一分钟恋人

噗噗
腼腆天然“少女”作家x腹黑器大活好金融策划 没啥钱的姑娘和高中暗恋的现在很有钱的小伙子成了炮友最后演变成伴侣的小故事 慎入,作者爱挖坑 自割腿肉产物 xp按自己喜欢的来 可点梗,但是作者不知道能不能写好 彩蛋不定期掉落 感谢收藏,感谢评论 新人给各位磕头了
言情 连载 0万字
淫娃养成

淫娃养成

不详
本来只有微风和烈日光临的h市第一中学的校门口随着一阵铃声涌出一群学生,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一些考砸了的学生也被这样的气氛影响,将回家被父母责骂的未来暂时遗忘。“雪儿,今天是你的生日吧,我们一起去你家给你庆祝生日吧。”“对啊,对啊,正好我考的不好,今天就住你家啦。”两个女孩等了一会儿也没等到雪儿的说话,向雪儿看去,雪儿满脸愧疚的说:“我昨天跟我爸爸说了今天要叫你们去我家的,可是我爸爸没有同意。”
言情 连载 0万字
长公主的小情郎(1v1 高H)

长公主的小情郎(1v1 高H)

华阙阙
新科放榜后,宣华长公主惊怒交加。 她在后院养了三年的男宠,居然一举夺了状元! 枉费她苦心教导男子无才便是德,这些年的《男则》《男诫》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不满陆恒想脱离她的魔爪,宣华当晚狠狠地把他给办了! 吃干抹净后,又将人干脆利落地丢出府外。 —— 陆恒自此外派做官,三年期满,重回洛阳。 宫宴之上,醉酒酡颜的长公主瞧着青年俊雅冷淡的眉目,不由回味他当年被压在床上低吟喘息的模样。 一时意动,宣华在
言情 完结 7万字